2021-06-15 16:45:2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文章稱,加布里阿澤是用畫筆與木偶書寫歷史、世間蕓蕓眾生和宇宙星辰的藝術家。他也是我們所處時代的魔術家、心靈捕手。正是他,將格魯吉亞刻畫成一個充滿魔力、宛若童話、無比溫暖且令人神往的國家。

參考消息網6月15日報道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網站6月6日發表文章《加布里阿澤——他的魔力將永遠澤被格魯吉亞》,作者是阿納斯塔西婭·施賴伯。全文摘編如下:

格魯吉亞痛失傳奇。最洞悉世情、最具才華的國寶級導演、畫家、作家列佐·加布里阿澤6日與世長辭,享年85歲。

他是用畫筆與木偶書寫歷史、世間蕓蕓眾生和宇宙星辰的藝術家。他也是我們所處時代的魔術家、心靈捕手。正是他,將格魯吉亞刻畫成一個充滿魔力、宛若童話、無比溫暖且令人神往的國家。只有生于斯、長于斯、創作于斯的人才能做到。

電影大師

他名叫列瓦茲,但在格魯吉亞乃至蘇聯,所有人都大膽且熱情地叫他列佐。他是格魯吉亞著名的導演、編劇、劇作家、畫家、雕塑家以及以他名字命名的木偶劇院的院長,于1936年出生于格魯吉亞西部城市庫塔伊西。

他學習成績平平,但童年一直生活在溫柔與呵護中。媽媽教他誦讀格魯吉亞經典詩歌。他曾在《加布里阿澤劇院》一書中回憶起那段時光:“我們的童年是什么呢?最開心的莫過于倘若溫度達到38-40度,你就不必上學,媽媽會將床單弄得涼涼的,你迫不及待地把書捧在胸前,躺下閱讀,然后到處去玩……美好的童年太有感染力!你賦予我太多!”

中學畢業后,他先是參加水電站建設,做混凝土工人??歼^幾次中專,甚至還學過冶金專業。他最終拿到了第比利斯大學新聞系的畢業證。

60年代末,他前往莫斯科參加編劇短訓班,電影如旋風般闖進了他的生活,成為他的激情所系。

他初試牛刀撰寫的劇本,由著名導演達涅利亞搬上銀幕,大獲成功,這便是1969年上映的電影《別難過!》。與后來同樣深受觀眾喜愛的電影《罐子》一樣,加布里阿澤非常巧妙地將原著即法國作家克洛德·蒂利耶的小說《本杰明叔叔》的情節“格魯吉亞化”,改寫是如此天衣無縫,令每位觀眾都認定這段冒險之旅就應該也只可能發生在格魯吉亞。

達涅利亞曾描述過與加布里阿澤的共事:“我將與他一起寫劇本的日子視為人生中最好的時光。我們似乎被某種魔力帶到了主人公的世界里。盡管那是中世紀的法國。我們幾乎把原著重寫了一遍。”

加布里阿澤還跟另一位名導申格拉亞合作過《非同尋常的展覽》,主人公是位將才華用于制作墓碑賺錢的雕塑家。這些林立的墓碑就如同一場特殊的展覽。格魯吉亞民族的性格特點被他們刻畫得淋漓盡致。

對本民族特點的深刻了解,再用愛浸潤,外加恰到好處的打趣揶揄,成就了最杰出的電影劇本。與達涅利亞的合作令加布里阿澤不只名揚格魯吉亞,且在全蘇聯都家喻戶曉。

1986年,《Kin Dza Dza外星奇遇》這部片名怪異、充滿不羈幻想且略帶一點痞氣的電影俘獲了眾多觀眾的心。它講述了一位工地主任與媽寶男小提琴手在Kin Dza Dza星系的普柳克星球上的奇遇。很多臺詞迅速成為當年的流行語。

加布里阿澤共創作了35部電影劇本,他的作品迸射出幽默的火花、詩意輕輕流淌,更有想象力賁張,令人折服。

投身戲劇

在人生的前半段,加布里阿澤是公認的電影大師,但戲劇卻牢牢占據了他之后的人生旅程。他的戲劇,并非信手拈來一樂,而是懷舊的、細膩的、刺痛的、鮮活的、充滿感情的。

他如此回憶道:“我的電影之路可謂一帆風順:與數位大師共事,他們令我的生活變得更加豐盈而充實。然而,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有放棄藝術創作,并靠這門手藝養活自己。在電影圈摸爬滾打12年后,終于迎來了命運的轉折。35年前,我創辦了木偶劇院,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作畫與雕刻成為我的主業。這些年里,我塑造出了一個‘木偶’王國。”

早在80年代,他便醞釀著創辦一家木偶劇院,能暫時卸下工作重擔、且不受演員的叨擾,更不令自己的藝術才華荒廢,讓觀眾更少一些,創作便會更為純粹。然而,正如他所說:“我想將這座劇院變成稍事休憩的港灣,不想卻淪陷其中。”

當然,“淪陷”一詞絕對是褒義。他說:“我的節目只給成人看。我經常被問及木偶們晚上會想些什么。我才不會如此多愁善感。對我來說,木偶只是工具,是講故事的載體,就跟當年做電影時一樣。”

《我們春日里的秋天》、《斯大林格勒》、《潘切將軍的鉆石》……加布里阿澤既是作者,又身兼導演、服裝師,每部劇都贏得了暴風驟雨般的掌聲、引起轟動。加布里阿澤的想象力總是這般天馬行空。他的木偶跟人一樣,充滿喜怒哀樂。他的木偶劇院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大家無不乘興而來,盡興而歸。辭藻無法描述他的杰作,這是視覺的饗宴。

90年代,他曾前往瑞士和法國,在那里導演了兩部戲劇作品。

加布里阿澤曾率劇院到世界各地巡演,也是眾多藝術節的座上賓。大師的足跡遍布瑞士、德國、意大利、奧地利、西班牙、挪威、俄羅斯。

哲學人生

加布里阿澤的生命中并非只有電影和戲劇,雕塑、繪畫、圖書插畫也占據一席之地。他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巴黎、雷恩、第戎等地舉辦過個人作品展,也是慕尼黑舉辦的《從愛森斯坦到塔可夫斯基》大展的參展嘉賓。美國、俄羅斯、德國、以色列、法國和日本的國家博物館及不少私人收藏家都擁有他的繪畫、素描和雕塑作品。

他是蘇聯國家獎、格魯吉亞魯斯塔維利獎,俄羅斯“尼卡”“凱旋”“金面具”等重要國家獎項的獲得者,并榮膺法國文學藝術騎士勛章。

他是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他曾這樣描述自己的初戀:“50年代初,我還在莫斯科冶金學院念書,結識了一位匈牙利姑娘。我們就叫她埃娃吧。心動神迷之際,我突然發現自己沒錢請她去看電影!……我就請她去參觀紅場上的名人墓地,還得排隊。我跟她說,斯大林是所有墜入愛河者的朋友,長眠于此,列寧也是。當我們走進列寧墓時,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她有點害怕,一下子緊貼著我。只是百分之幾秒的瞬間,但時至今日,我仍對那一刻的感覺記憶猶新。”

加布里阿澤不只是藝術,更是哲學的化身。雖然如此才華橫溢、特立獨行,但他非常謙遜與低調。倘若有人說他是天才,他會生氣。他的智商、對生活的領悟力、審美水平都是無與倫比的。他打通了生活與童話、神話與日常、天真與現實。他是我們所處時代的魔術師,他的魔法將永遠澤被他的祖國格魯吉亞。

1

加布里阿澤(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網站)

2

加布里阿澤執導的木偶劇《我們春日里的秋天》(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網站)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