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5 16:47:10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2019年賽季之前,正處于職業生涯全盛時期的穆爾離開她率領四奪冠的WNBA明尼蘇達山貓隊,全力以赴幫助密蘇里州一座監獄的101145號囚犯艾恩斯洗冤;艾恩斯出獄后,成了她的丈夫。

參考消息網6月15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5月21日發表文章《在幫助丈夫獲得自由后,瑪雅·穆爾自己也嘗到自由的滋味》,作者是庫爾特·斯特里特。全文摘編如下:

跟瑪雅·穆爾和她的丈夫喬納森·艾恩斯交談時,有一個詞時不時冒出來。

自由。

“對我們來說,它比什么都重要,”穆爾上周接受采訪時說。

她指的并不僅僅是艾恩斯因為他一直堅稱自己并沒有犯下的罪行而服刑23年后終于獲釋的事實。她還指的是,在歷經千辛萬苦推翻艾恩斯的有罪判決后,她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爭取刑事司法改革。

他們走過的路可概括如下:是愛情故事,也是糾正彌天大錯的艱苦斗爭。

“他蒙受不白之冤”

2019年賽季之前,正處于職業生涯全盛時期的穆爾離開她率領其奪得過四個冠軍的WNBA明尼蘇達山貓隊。她想全力以赴幫助艾恩斯。

艾恩斯是密蘇里州一家最高安全級別監獄的101145號囚犯。他從十幾歲就被關進了監獄,1998年因搶劫和襲擊罪被判50年徒刑,但他否認犯有這一罪行。

在通過監獄牧師認識艾恩斯以后,穆爾一家人認定他是無辜的。他們自己著手調查了艾恩斯的案子,聘請律師幫助他提出最后一次上訴。2020年3月,密蘇里州的一名法官以證據“不足”以及案件調查和審判過程有缺陷為由宣布撤銷有罪判決。

檢察官對這一決定提出異議。但三個月后,艾恩斯走出了監獄,穆爾一家把他接走。次日,在監獄附近的一家旅館里,艾恩斯向穆爾求婚。幾周后,他們結婚了。

穆爾和艾恩斯接受了我的視頻采訪。在亞特蘭大郊區的家里,他們談論了今后的生活以及穆爾的籃球前程。我的心頭縈繞著一個疑問,那是關注他們的人經常提到的。

我撰寫過多篇文章講述穆爾對正義的追尋,在一間陳設簡陋的監獄會議室里采訪過艾恩斯,并與穆爾共度過好幾天。在那些時間里,兩個人都說他們之間的關系近乎親人。

那么,他們為什么不承認彼此間還有著更深的感情呢?

穆爾說:“我們覺得最好過段時間再談我們之間的事。他蒙受不白之冤坐牢,為喬納森申冤高于一切。”

“創傷是真真切切的”

艾恩斯獲釋以來的生活充滿了溫情、探索與發現。

要學習的東西很多——關于彼此,關于自由自在的生活。艾恩斯說,別忘了,“我們的交往是靠電話、信件和探監完成的”。他指出,探監地點在戒備森嚴的會客室,周圍還有其他囚犯及其親人,他和穆爾極少擁抱。

艾恩斯現年41歲,從小家境貧寒。他在圣路易斯地區出生,從未踏出該地區半步。如今,他娶了一位全球知名籃球明星,和她住在剛買不久的房子里。一切都是那么新鮮。怎么用自動取款機?到哪兒買衣服?開車、坐飛機是什么感覺?

他內心的痛苦揮之不去,這是在猶如火藥桶般的監獄里關押多年的后果。他徹夜難眠,輾轉反側,竭力忘掉過去。每當身邊有陌生人,他就莫名地緊張。

“創傷是真真切切的,”穆爾解釋說。她的目標不再是贏得冠軍,是從情感、身體和精神上時刻陪伴在艾恩斯左右,“幫助丈夫熬過痛苦”。

“不必再為自由而戰”

不過,生活也充滿了歡樂。談起種種簡簡單單的趣事,他們頓時神采飛揚。玩飛盤。遠足。開著穆爾2006年買的本田車游覽亞特蘭大。坐飛機到西海岸,艾恩斯生平第一次見到沙漠,兩個人還在圣巴巴拉海峽劃了皮艇。

交談中,我能看出他們的親密無間。有時他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有時她親昵地捏捏他的胳膊。

未來有何打算呢?他們計劃用講故事的方式來激勵變革。播客、演講、電影。穆爾說,只要能“揭露不公正現象”,一切都可以嘗試,就從他們自己的故事講起。娛樂和體育電視臺(ESPN)的一部紀錄片將講述他們為艾恩斯爭取獲釋的過程以及兩個人的婚后生活。

籃球呢?穆爾現年31歲,雖然她現在只是偶爾跟朋友開車出去打打球,但她可能會回到WNBA再戰幾年。但她不肯做出保證?,F在還不行。

她說:“結婚第一年需要投入的精力比較多,這是頭等大事。我很清楚自己抓對了重點,以當下的狀況,我真正可以享受生活、享受丈夫的自由,不必再為他的自由而戰。”

瑪雅·穆爾

瑪雅·穆爾(左)與丈夫喬納森·艾恩斯深情對望(美國《紐約時報》網站)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