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6 16:24:55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穿山甲是安靜的獨行俠,夜行性。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們會在午后四點陽光偏斜金黃燦爛的時分,遇到一生難得的穿山甲?!?/span>

參考消息網6月16日報道 (文/曾詩琴)

穿山甲是安靜的獨行俠,夜行性。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們會在午后四點陽光偏斜金黃燦爛的時分,遇到一生難得的穿山甲。于是,接連好幾天都忍不住喃喃自語:“穿山甲啊,我們竟然遇到穿山甲。”

前陣子到山上步道健行,階梯有點高,我有點吃力地攀爬,一直嘀咕膝蓋受不了。聽到步道旁、草叢間有動物摩擦著草木移動,聲音頗大,似乎很接近我們。停住腳步,我努力想要透過草葉枝干間捕抓什么身影,但那影子一閃而過,什么也沒看到,唯有五色鳥在樹干上大聲咕咕鳴叫。

我們在最高處的涼亭休息,大冠鷲正在滑翔,劃了一個弧度,往遠處的湖水飛去。女兒說,休息夠了,該回去了。

在她不斷催促下,我們終于啟動車子,先生卻突然大喊:“穿山甲!”這句宣告造成大轟動。前方大約五百米外,一個灰白的形體匍匐在路邊的草叢間。我們即刻將車子停下來,按下車窗,舉起手機不斷拍攝。

穿山甲似乎不受干擾,于是我們開啟車門,輕聲匍匐向前,把身體壓得低低的,與它一樣,在路面爬行。穿山甲仍舊自顧自地在草地上移動。

手持手機錄影,穿山甲埋頭在草叢里,似乎四處嗅聞,頭在擺動,尾巴也隨之搖擺。全身覆蓋著鱗片,像是遠古洪荒的動物忽然降臨在面前,所有草木、所有天地、所有時間都是為了它而存在。

我們屏住氣息,它面朝我們前進??赡芤暳]有很好,沒有發現我們蹲在路邊正對著它照相。

它用微尖長口鼻在草堆中尋尋覓覓,如遠古的爬蟲類,不禁讓我聯想到遠在馬來西亞的故鄉,偶爾會看到害羞的巨蜥,同樣也是拖著長長的尾巴四處覓食。

有次巨蜥出現在娘家的院子,聽到我們的腳步聲,緊急撤退,驚慌沿著水溝逃遁,消失的身影令人回味。巨蜥也住在故鄉的小島上,清晨太陽初現時即出現,在暫居的小木屋四周散步,吃食人類丟棄的食物,小島的巨蜥比較從容,習慣人類的存在,對它毫無傷害。

當然穿山甲不是爬蟲類,而且因其傳言的藥用價值,導致它是全球濫捕走私嚴重的瀕危物種。我們有幸遇見,驚喜若狂但要保持鎮定。

就在安靜攝影的時候,一輛機車呼嘯而過,有人驚呼穿山甲。他們停下來,拖著腳步湊近拍照,大聲嚷嚷說大概是人養的,拍攝數張隨即離開。

眼前這只穿山甲聽到聲響,在大樹周圍繞了一圈,復又遁入草叢里。午后的金黃陽光自樹葉間篩落下來,篩落在穿山甲身上,圓弧的背脊邊緣有一道幽微的亮光,如一座熠熠閃亮的小山,在草叢間移動。整座森林因此而發亮。(選自6月2日臺灣《聯合報》,原題為《穿山甲》)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