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6 19:02:28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黃晉一
核心提示:時不時偷個懶不僅有益,而且必需:休息能讓大腦煥發新的活力、做出更好的決策。多項研究發現,持續不斷地集中注意力勞神費心,導致表現不佳、決策欠妥。

參考消息網6月16日報道 (文/羅布·沃克)

不能不承認,我們很多人工作太忙太累,應當多一些休息時間。事實上,倦怠概念似乎已具有文化意義。

吉爾·萊波雷前不久在《紐約人》周刊上撰文總結了職場時代精神,他寫道:“如果你認為自己倦怠,那就是倦怠了。如果你不認為自己倦怠,那也是倦怠了。”

認清是一回事,應對則是另一回事。多年來,調研發現美國勞動者往往都用不完假期。據統計,疫情期間封鎖措施造就的居家辦公潮流導致人們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比以前更多了。

這是怎么了?約翰·菲奇說,在某種程度上,它可能是工業時代的社會文化殘留,那種文化強調“看得見的忙碌”;它又與馬克斯·韋伯的“新教職業倫理”交織在一起。菲奇和馬克斯·弗倫澤爾合寫了2020年出版的《休假》一書,他們提出,工作狂和生產率低下的人(以及其他所有人)該像對待工作一樣認認真真并有創造性地對待休息了。菲奇表示,這不僅僅是指用光假期,“我們希望擴大‘休假’的內涵。”他和弗倫澤爾建議培養“休整倫理”。

休假的最大障礙可能是你自己:事務繁多,實在很難容許自己徹底放松下來什么都不做。然而不妨想想亞馬遜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杰夫·貝索斯。他說,每天早上接電話或開會之前都要“抽空放松放松”——基本上就是留出一段時間什么都不做。你真的比他還要忙嗎?

時不時偷個懶不僅有益,而且必需:休息能讓大腦煥發新的活力、做出更好的決策。多項研究發現,持續不斷地集中注意力勞神費心,導致表現不佳、決策欠妥。

簡而言之,前額皮質會精疲力竭,有可能引起“決策疲勞”。研究發現,哪怕只是出去走走或者小睡片刻就能讓人精神倍增。

這些發現并不僅限于學術研究。在新出版的《更富有、更睿智、更幸?!芬粫?,資深金融記者威廉·格林回顧了他對投資界成功人士的采訪,一個反復出現的主題是:這些人往往工作勤奮,在思考、鉆研和行動方面均勝人一籌。

但書中還有一個出人意料的子主題:他的采訪對象在生活中往往都非常重視休息和留白,與21世紀無休無止的全天候工作周期拉開距離。許多人——包括沃倫·巴菲特的長期合作者查理·芒格——都注重留出靜謐與沉思的時間。對芒格來說,這意味著無視最新市場新聞和人群喧囂而保持極度的耐心。

對格林的另一位受訪者——倫杜雷全球咨詢公司首席執行官勞拉·格里茨來說,這意味著忙里偷閑坐在小河邊寫日記。

格林在一次采訪中說,這不是事后反思,不是業余愛好,也不是養生之道。它體現了“赤裸裸的實用主義”,正是他的采訪對象獲得成功的秘訣——在對優勢的不斷追求中,他們找到了休整倫理。

同樣,菲奇和弗倫澤爾在他們的書中指出,勒布朗·詹姆斯等著名運動員都認真對待休息和恢復,視其為訓練計劃的一部分而不是偷懶。菲奇表示,對許多專業人士和腦力勞動者來說也一樣。太多的管理者和勞動者死守著過時的思維定勢,認為長時間工作高于一切。菲奇說:“投入的數量不重要,重要的是產出的質量。”

幸好,至少有些公司開始認真對待休息問題。最近,包括領英網和羅布樂思游戲公司在內的一些企業嘗試放“春假”,讓所有或大多數員工強制性休假。

盡管如此,這樣的公司畢竟屈指可數,我們大多數人必須在個人層面上采取主動。鑒于許多人自然而然地抵制閑暇,那就從小處做起吧。

一個顯而易見的起點是“拔插頭”。連續幾個星期“數字排毒”或許并不現實,但可以考慮作家兼電影制作人蒂法妮·什拉因提出的“技術安息”策略——每個星期有一天杜絕電子產品。

如果這也做不到,那就縮小到“拔工作插頭”,比如不查看業務郵件。

如果你要下樓散散步來放空大腦,那就要確保真正放空。邊走邊刷社交媒體和查看步數記錄會讓休息形同虛設。散步時別帶手機,有意找找一路上有哪些新出現的或者跟平日不一樣的事物。把散步變成游戲,讓大腦專注于周圍世界而不是琢磨你本應暫時拋開的冗務。

但是等等,這樣的想法聽起來怎么像是另一種形式的工作?逐步形成休整倫理歸根結底也是一項工作嗎?也許吧,可是話說回來,這恐怕是工作狂唯一真正能聽懂的語言。(何金娥譯自5月29日美國《紐約時報》網站,原題為《休整一下又何妨》)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