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1 18:03:27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多年以后,我依然思念我的父親,不僅僅在父親節,而是每一天。

參考消息網6月21日報道 (文/洛里·邁爾斯) 

附近有一家汽車用品店,離家很近,什么都賣,所以我去逛了逛。

父親節快到了。三個姐姐湊錢給爸爸買了件新襯衫,包裝成禮物的樣子,扎了根打卷的絲帶。她們沒有帶上我,因為她們靠看孩子賺了很多錢,而我還是個不會賺錢的小妹妹。

于是,我從一個舊錢包里翻出幾枚硬幣,用廢舊飲料瓶換回幾個錢,又在沙發墊下面發現一枚25美分硬幣。就這樣,我有錢了。

我有了59美分。

我一個人在店里走來走去,看看能買到什么。站在通道中間,我開始哭泣,意識到59美分什么也買不了。爸爸對于我的價值遠遠超過我手中的財產,可他現在什么也得不到。

“你怎么了?”一位年長的店員走過來,兇巴巴地問道。

我躲開他的目光,卻沒能掩飾我的淚水,以及不安的內心。我掏出包在餐巾紙里的錢幣,告訴他今天是父親節,但我只有59美分。

店員慢慢打開紙巾包,然后把餐巾紙還給我,讓我擦擦鼻子。“我認識你爸爸,”他說,“跟我來。”

他從一個雜亂的架子上,翻出一個小蟲子模樣的橡膠魚餌,上面落滿了灰塵。

這不是一只普通的蟲子。閃亮的漁鉤上綁著紅色羽毛,金色的塑料絲線纏繞在紅色魚餌上。店員告訴我,這個誘餌在水中浮動時會發光,尤其在日落的時候,這只假蟲子會扭來扭去,吸引最大的魚。

這是我能用錢買到的最棒的魚餌。

我把那條蟲子抓在手里,金色的塑料絲線微微反光,紅色的羽毛被吊扇吹得一抖一抖。店員告訴我,這個魚餌剛好需要59美分。我覺得今天是我的幸運日。

爸爸打開禮物時也覺得那天是他的幸運日——反正他是這么對我講的。那一天距離現在已經很遙遠了,那是我第一次與父親共度父親節,一個記憶猶新的父親節。

同樣記憶猶新的,還有失去父親后的第一個父親節。

在他的最后一個父親節里,父親坐在我身邊,知道這會是最后一次過父親節。與父親度過的最后一個父親節很特別,也很讓人難受。

失去父親后的第一個父親節同樣讓我難受。

在那之前,我的每一個父親節,每一個,都是與同一位男士共同度過的。我們一家人聚在一起,要么在露天看臺上觀看少年棒球賽,要么在湖邊的躺椅上休息。我們會燒烤,會吃炸魚,會自己做冰淇淋。我會送給爸爸難看的襯衫和領帶,還有比那只紅蟲子好得多的釣魚工具。

我的父親,沃爾特·休厄爾,則教導我要尊重大自然,尊重同胞。他演示了如何對別人表示善意,如何做正確的事情。他盡己所能,樂于奉獻。他證明了生活值得被真誠對待,證明家人應該待在一起。爸爸有言必行,即使條件受限,也能想方設法達到目標。

最重要的是,父親深愛我的母親。

失去父親后的頭一年里,我經歷了許多“第一次”,包括那個沒有父親的父親節。圣誕節依然與家人共度;父親的生日我們舉杯慶祝;我努力辦好失去一家之長后的第一個家族婚禮,而且忍住了眼淚,知道父親會含笑目睹這一切。

今天是父親節,又一個沒有父親的父親節,我發現自己并沒有變得好受一些。多年以后,我依然思念我的父親,不僅僅在父親節,而是每一天。

也許我會買一條橡膠蟲,嘗試一下釣魚。

我有一種感覺,去釣魚的,不會是我一個人。(劉子彥譯自6月19日美國《哥倫比亞每日論壇報》網站,原題為《失去父親后的父親節》)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