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2 16:28:34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他信誓旦旦地對一名記者說,再過幾年,“沒人會聽”沃倫·巴菲特的話,因為世界需要別的人“接過指揮棒”。

參考消息網6月22日報道 美國《紐約人》周刊6月7日一期發表題為《SPAC的吹笛人》的文章,作者系查爾斯·杜希格,文章講述了最近成立了一系列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的查馬思·帕利哈皮蒂亞的財富故事,全文摘編如下:

查馬思·帕利哈皮蒂亞在硅谷大名鼎鼎,他面向150萬推特粉絲發送諸如“我要搞點事情了”之類的帖子,掙了數十億美元。十年來,他花了大量時間在公開場合說富人不該說的話。風險資本家是“一幫沒心沒肺的懦夫”。對于對沖基金經理,“讓他們賠錢吧,無所謂。他們不去漢普頓斯避暑又怎樣?無所謂。”

最近,帕利哈皮蒂亞愈發聲名遠揚,他成立了一系列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這種公司是全世界發展最快的金融工具之一。SPAC規避監管措施幫助企業上市,從而使投資者免除潛在風險。人們把錢存入“空頭支票”基金,該基金隨后與現有的私營企業合并,使之能夠在不正式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情況下發售股份,因為IPO往往受到銀行和監管部門的嚴格審查。有人稱贊SPAC是華爾街財富更公平分布的一種方式,也有人譴責SPAC是金融危機的潛在催化劑。帕利哈皮蒂亞稱之為創新,“普羅大眾皆能投資高增長企業”,同時“打破傳統資本市場”。

帕利哈皮蒂亞體現了技術界正在崛起的一類闖入者:比特幣大富翁、紅迪網站活躍分子、用推特話題來推動市場的暴發戶。

暑期打工:六千份故障單和七個巨無霸

帕利哈皮蒂亞的故事頗為勵志。他經常提到,1982年他六歲時,全家人為躲避斯里蘭卡的內亂移民到加拿大。他的父親曾是政府官員,但在渥太華,一家人住在自助洗衣店上面的狹小公寓里,母親做家政工,父親不喝酒的時候就去找工作,他想申請中層行政職位,但屢屢受挫。在高中的時候,帕利哈皮蒂亞開始打電話尋覓暑期兼職。新橋網絡公司聘請了帕利哈皮蒂亞在信息技術客戶服務部工作。他以一頓快餐為賭注跟經理打賭,聲稱他能在開學前處理6000份故障單。到8月份,他已經“處理完所有故障單”,“經理請我吃麥當勞,我狂吃了七個巨無霸”。

與帕利哈皮蒂亞共事過的一位銀行家告訴我,這個故事已經被講了幾十遍,用以說明技術行業賴以不斷發展的敢作敢為精神。

招募團隊:把新奔馳開進寶馬經銷店

有關帕利哈皮蒂亞的其他故事強化了技術行業自詡的叛逆形象。在安大略省的滑鐵盧大學獲得電子工程學位后,他跟隨女友前往加利福尼亞州,2007年在一家名叫“臉書”的小型初創企業找了份工作。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讓他負責發展壯大這個社交網絡的受眾。鑒于臉書網站當時對擴大規模的投入力度很小,這份工作一點兒都不誘人,誰都不想加入他的團隊。為了招募隊友,帕利哈皮蒂亞承諾給予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項目。如果不打敗MySpace和其他社交媒體對手,臉書網站就會滅亡。他的團隊成員將為打造更加光明的未來而戰。帕利哈皮蒂亞回憶,為了強調說明這一點,有一次他打牌贏了5萬美元,帶著錢走進一家寶馬經銷店。銷售人員見他衣裝破舊、皮膚黝黑,拒絕讓他試駕。帕利哈皮蒂亞到馬路對面的梅賽德斯-奔馳店買了一輛車,把它開到寶馬店的停車場,狠狠奚落了那個怠慢他的家伙。帕利哈皮蒂亞向臉書的同事們保證,只要跟著他干,他們就能神氣活現、出人頭地。很快,許多高層職員紛紛加入帕利哈皮蒂亞旗下。不到四年,臉書的用戶接近了10億。如今,臉書的四名高管是當年帕利哈皮蒂亞團隊的成員。

面對質疑:“你來之前用谷歌搜過我嗎?”

還有些故事反映出帕利哈皮蒂亞有多么別出心裁。2019年,他試圖說服投資者支持他的首次SPAC——幫助從事太空旅游業務的維珍銀河公司上市。他在紐約面見一批共同基金經理,天花亂墜地講了一番關于送人類上天的話,宣稱該公司很可能會賺取巨額利潤——并改變世界。

聽眾當中一位衣著保守的老先生開始打斷帕利哈皮蒂亞并提出質疑。帕利哈皮蒂亞聽任他吐槽了一會兒,然后回敬道:“你是個完全該死的白癡。”

長者瞠目結舌。

“你看過招股說明書了嗎?你來之前從谷歌上搜索過我的情況嗎?”

“你可真懶,”帕利哈皮蒂亞說,“我根本不想要你的錢。”

屋子里先是鴉雀無聲,然后一名年輕人笑了起來。所有五十歲以下的人都開始大笑不止。一名與會者對我說:“太棒了。這肯定是精心安排的。那個老年人本來就沒打算投資太空旅游。但屋里的其他人喜歡!”

大約一半的投資者后來致電帕利哈皮蒂亞的辦公室表示傾心于這筆交易。有一個好的故事并且知道如何講出來就能快速致富。有時候這正是資本主義的運作之道。

在1841年首次出版的《大眾錯覺與群體狂熱》一書中,查爾斯·麥凱對一系列經濟泡沫進行了研究,發現其中許多泡沫與經濟力量沒有多大關系,它們往往是買賣雙方行為造成的,與其他人一樣,買賣雙方“相信了狂熱分子的預言”。一個世紀以后,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寫道,市場往往由“取決于自發性樂觀而非精確性預期的動物本能”主導。

狂擲豪言:世界需要有人“接過指揮棒”

近來,SPAC、游戲驛站公司等“迷因股票”以及加密貨幣引起追捧。1月份股市行情飆升、游戲驛站的股價上漲近2000%時,帕利哈皮蒂亞在推特上發文說:“告訴我明天該買什么,如果你能說服我,我就砸10萬塊錢試試。不成功則成仁。”隨著比特幣價格上漲,他承諾:“比特幣價格如果漲到15萬美元,我就買下漢普頓斯,把它改建成兒童露營地、農場和平價房。”

金融歷史學家、《金融的文化史》一書作者艾琳·菲內爾-霍尼希曼對我說,這種夸耀給大家帶來樂趣,而且可能會有用,“盡管有點夸張,但他們說服了其他人給予關注。他們是吹笛人。他們注意到了別人沒注意到的東西。”

2011年,臉書網站準備上市,很快讓帕利哈皮蒂亞收獲數億美元。他打定主意要登上更大的舞臺。

不久,他開始在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贊譽加密貨幣。他有各種各樣的豪言壯語:“凡是愿意替我工作、為我出資的人,我一律歡迎”;“我要買下高盛公司,把它改名為查馬思盛公司”;“在需要勇氣和力量的不確定時刻,你會發現誰是真正的卑鄙小人”。他后來信誓旦旦地對一名記者說,再過幾年,“沒人會聽”沃倫·巴菲特的話,因為世界需要別的人“接過指揮棒,用年輕一代能聽懂的語言指點他們”。他是不二人選。

在臉書網站工作的經歷似乎讓帕利哈皮蒂亞比大多數金融家更早地認識到了社交媒體是成名的捷徑。他以前的一名同事對我說:“查馬思是特朗普之前的特朗普。”

自起爐灶:發明SPAC和發現維珍銀河

離開臉書網站后,帕利哈皮蒂亞和幾個合伙人創辦了一家名為“社會資本”的投資公司。公司籌集了逾10億美元資金,對一些初創企業的投資取得成功。但是,隨著公司日臻成熟,最讓帕利哈皮蒂亞興奮的似乎是他不斷增強的影響力。他的一位好友對我說:“他是那種能夠認定自己說的每句話都千真萬確的人,這令人陶醉,但也意味著不給不同意見留有余地。”

到了2018年,有傳言說,帕利哈皮蒂亞的感情生活正危及公司的穩定。他娶了當年的女友,妻子幫他創辦了公司并一直擔任合伙人。他們有三個孩子。然而有人在歐洲看到了帕利哈皮蒂亞跟納塔莉·東佩在一起,后者是一家意大利藥企的繼承人,是家庭企業的高管。不久,帕利哈皮蒂亞提出離婚。到2019年,帕利哈皮蒂亞已經與懷有身孕的東佩同居。

帕利哈皮蒂亞重新審視了公司仍擁有的資產,他從投資者那里籌集了約6億美元資金用于SPAC,但還沒有選定一家并購企業。那時,SPAC還是一種鮮為人知的融資工具。

經過左思右想,帕利哈皮蒂亞到CNBC、播客和社交媒體上宣稱,SPAC是保持美國復原力的一種方式。他認為,與傳統的IPO相比,SPAC能讓企業速度更快、成本更低地上市。

帕利哈皮蒂亞向硅谷的幾家獨角獸公司發出邀請,但都沒有回音。這時他突然想到了著名企業家理查德·布蘭森于2004年創建的維珍銀河公司。這家公司的目的是建造飛船將游客送入太空,其宣傳曾引起轟動,有600多人預訂了座位,預付款總額達八千萬美元。但公司的實際運作一塌糊涂。2007年,火箭發動機爆炸導致三名工人喪生。七年后,一名飛行員在試飛中遇難。維珍銀河公司花掉了數億美元卻還沒有把一名游客送入太空。

帕利哈皮蒂亞和布蘭森一拍即合,兩個人迅速達成了并購協議。接下來,帕利亞皮蒂亞須說服為此次SPAC出了錢的共同基金、華爾街大老板和個人股東批準這筆交易。他準備了一系列華麗的演示文稿,解釋說維珍銀河公司的技術不僅僅能將游客送入太空;有朝一日,這些技術還能讓人們乘坐高超音速飛機不到兩個小時就從洛杉磯抵達日本。

成為富豪:把自己講的故事變成現實

2019年10月28日,維珍銀河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開盤價為每股12.34美元。短短四個月內,這個數字就攀升到42美元。一年后,它達到了63美元。很快,該公司的市值超過了60億美元。

這只股票的成功為帕利哈皮蒂亞的凈資產增加了數億美元,很快他就開始洽談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IPO。他在SPAC方面的成功讓其他金融專業人士也躍躍欲試。2020年,共有248家企業通過SPAC借殼上市,籌資超過830億美元。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經有300多次SPAC,平均每個工作日三次。

到目前為止,帕利哈皮蒂亞已經組織了六次SPAC,給他自己和公司賺了逾10億美元。

股東們的遭遇就沒這么可喜了。如果一位普通投資者在他每次SPAC的股票交易第一天都買入一股,那么,其中三筆投資已經虧損了。

盡管SPAC引起了強烈反響,但一名聯邦官員告訴我,它跟共同基金、信用卡和垃圾債券一樣“會繼續存在”。

據報道,帕利哈皮蒂亞如今的身家已達數十億美元。他對我說,他“捐了很多錢”,并且打算未來再做“總額達五億美元的慈善”。但迄今為止,唯一已知由他捐贈的巨款是滑鐵盧大學收到的2500萬美元。他拒絕透露其他捐款去向。他對我說:“我是佛教徒,在佛教中,行善是理所應當的事。”

帕利哈皮蒂亞的朋友對我說:“如果有人講述一個全新的故事,然后使之成為現實——他們發明某種東西,或者幫助某家企業獲得資金,或者讓我們改變對事物的看法,那不是挺好嗎?有人愿意講故事、愿意承擔這份風險,這是我們的幸事。”

rich new1

查馬思·帕利哈皮蒂亞(路透社)

rich new 2

帕利哈皮蒂亞(右)與維珍銀河公司聯合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中)、CEO喬治·懷特賽茲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門口。(路透社)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